无量光明

《波梨经》白话文

佛经译文 | 发表时间:2012-11-09 | 作者:光亮 [投稿]

  波梨经
  光亮简述
  有一段时间,佛住在末罗国末罗族人汇集的阿菟夷土市镇讲经说法。一天早晨,世尊穿好衣服,拿着饭钵准备到阿菟夷土化缘。走到半路上,世尊看看时候还早,便准备到跋伽婆种姓的僧园去探望跋伽婆行者
  当时,跋伽婆普行者看见佛陀的到来很是欢喜,说道:“世尊,好久不见,最近还好么?今天是什么原因让您到我这里来的呢?世尊,请您上座。”
  跋伽婆普行者服侍世尊坐好后,也取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佛的旁边。说道:“世尊。前些日子您的一个学生名叫离车子善宿来到我这里,他告诉我他已经不在您那里修行了。世尊,这是真的么?”
  “跋伽婆啊,离车子善宿说的都是真的啊。在前一段时间的有一天,离车子善宿来到我那里对我说:‘世尊。我决定要离开您,不再在您的座下修行了。’”
  “我问离车子善宿:‘善宿啊,你住在我这里了么?’”
  “善宿回答说:‘没有。世尊。’”
  “那么,你有没有向我提出要住在我这里的要求呢?”
  “善宿回答说:‘世尊。我没有。’”
  “你回答得很好。善宿,既然我也没有邀请你住在我这里,你也没有请求住在我这里。既然是这样,你要舍弃谁呢?你要去哪里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那善宿又对我说:‘世尊,您到现在也没有为我显现神通变化,让我觉得很郁闷。’”“善宿,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善宿,过来,到我这里来,我为你显现神通变化。’等诸如此类的话语?”
  “那善宿回答我说:‘没有说过此类的话。世尊。’”
  “善宿,那你有没有跟我说:‘世尊,我要跟您住在一起,世尊将为我显现神通变化。’此类的话语?”
  “那善宿就回答我说:‘没有说过这种话。世尊。’”
  “既然是这样,你又要舍去谁呢?善宿,有没有成就神通变化,如果按照我所指引的方法去修行,能不能够了脱生死呢?”
  “那善宿回答说:‘有没有神通变化其实跟了脱生死并没有什么关联。只要按照世尊的教导去修行,就一定可以脱离生死苦海。”
  “既然如此,你要那些神通变化干什么呢?这完全是你错误思想所致嘛。”
  “那善宿又说道:‘是。世尊。您也不为我讲解这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又将如何毁灭的?’”
  “噢!善宿啊,我曾经在你未来之前是否说过我要跟你解说世界的起源与毁灭吗?或者你在临来之前要求过我必须跟你解释这些吗?”
  “世尊。没有。”
  “那,善宿。既然你也没有听我提起这件事。你也没有向我提及这类请求。如今你又要舍弃谁呢?善宿啊,你想一想,这世界的起源与毁灭能够达到你脱离生死苦海的目的吗?”
  “世尊。明不明白这世界的起源与毁灭与解决生死问题并没有什么关联。按照世尊的教诲去修行,才可以了脱生死。”
  “善宿啊。既然如此,你要明白这些能够为你带来什么好处呢?!你所在应该检讨自己,思想认识的错误会导致你挣扎在生死苦海中啊。”
  “善宿啊,你在各种场合以各种方便广为赞叹我的种种至高无上的德行。也赞叹我所弘扬的法是世间最伟大的智慧,能够广作人舟,渡人到生死彼岸。也赞叹世尊的弟子们个个都能够依教奉行,德行高贵,为世间中最好的福田,值得世人广修供养。尽管如此,你的思想认识是错误的,不能够在我这里修行啊。”
  “跋伽婆!虽然我多次提醒善宿,他仍然置若罔闻,固执己见。最终他将远离我所说的正法和戒律,堕落到地狱里面去。”
  “跋伽婆!有一天清晨,善宿随我到一个村庄去化缘。到了村庄里,看到一个修裸体法门求生天上的人像狗一样满地乱爬,手和脚在地上拣那些散落的食物吃。那善宿看到这个情景,不禁在心中发出感慨:‘哎呀呀,这真是修行人啊,真是出家人啊。我想他已经成为阿罗汉了吧。他专心修行的方式真是让我钦佩啊。’”
  “他的想法被我知道了,于是说道:‘你这笨蛋,你还是我释迦牟尼的弟子吗?这些心外求法的人模狗样的裸形修行人你也羡慕他?还以为他是阿罗汉?!”
  “那善宿对我说:‘世尊。你又何必嫉妒那些证得阿罗汉的圣人呢?”
  “愚蠢的人。我对真正的阿罗汉根本就不可能嫉妒。对那些思想认识错误的人我是同情他们。嫉妒那些阿罗汉的人正是你自己。你以为这个人是阿罗汉吗?实话告诉你:这个人将在七天后将被腹胀而死。死后魂神将堕落到阿修罗道最下贱的群族出生。他的尸体也将被扔到毗罗那丛中之墓场。善宿,不相信的话你自己去问那人好了。”
  “跋伽婆啊。那善宿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还偷偷地跑去问那裸形修道人:“朋友,你知道你下一世将投生到什么地方去吗?”
  “那裸形修道人告诉善宿:‘我知道我下一世将投生到阿修罗道最卑贱的族群中去。’”
  那善宿一听说道:“朋友,如来预言你七天后就要腹胀而死。那尸体将被人拖到毗罗那墓场。你这样吧,你这几天都吃些温和可口的饭菜,适当喝些干净的水,好歹拖过这几天,免得让如来猜中。”
  “到了第七天,那裸形修道人腹胀而死,尸体被人毗罗那丛中的墓场。善宿知道后来到墓场用手打了那尸体三下问到:‘朋友,你究竟投生到什么地方去了?。’那尸体忽然起身而立,手背在背后回答说:‘如来言语真实不虚啊。果真如世尊所言。’说完后就直挺挺地又倒在了地上。”
  从墓场回来,善宿又来到我的目前,我问善宿:“我预言的裸形修道人的结局有差错吗?”
  “善宿回答说:‘世尊。结果跟你预言的丝毫不差。”
  “善宿。你看我会不会神通变化呀?”
  “世尊。您确实会神通变化。”
  “那你为什么还怪我不为你显现神通变化呢?愚蠢的人啊,这件事只能怪罪你自己。”
  “善宿!汝如何思惟耶,若不如是,能为上人法之神通变化耶,或不能为耶?”
  “世尊!确实如是,真能为上人法之神通变化而非不能为也。”
  “愚人!如是,我为神通变化之上人法,尚是事实,还言:“然,世尊!世尊不为我示导上人法之神通变化耶?”愚人!对此事情,要见罪汝自己。”
  跋伽婆!我虽如是言,离车子善宿犹如已决定赴恶趣地狱之人,还是离此法、律而去!
  还有一段时间,我在毗舍离大林之重阁讲堂讲经说法。然,当时有一个修道人名叫干达罗摩斯迦,也住在毗舍离,他在那一带名声非常响亮。他给自己定了七条规矩:1、终身不穿一件衣服,一辈子赤身裸体;2、一辈子不和任何女人有来往,绝对不行淫欲之事;3、一辈子只吃肉喝酒,绝对不吃其他任何食物,哪怕是稀饭也不喝一口;4、这一辈子绝对不到东面的忧园庙;5、这一生绝对不到南面的瞿昙庙去;6、这一生绝对不到西面的七聚庙;7、这一生绝不到北面的多子庙去。由于干达罗摩斯迦很坚持了一段时间,被人们视之为典范,大名远播。
  那善宿听说后,去拜访了干达罗摩斯迦,被那人的操守所倾慕,暗自叹道:“真阿罗汉也。如果我跟他过不去,将有不期之灾啊。”
  回到精舍见到我,我就问他:“愚蠢的人,你还自称是我的学生吗?”
  “嗯?世尊。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我把他刚才的所有想法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他很吃惊:“世尊。情况确实如此。您为什么对这位阿罗汉有这么大的意见呢?难道您嫉妒他么?”
  “你真愚蠢。我会嫉妒那些真正的阿罗汉?你必须赶快舍弃你那些错误的思想,免得你到时招祸临身。我实话告诉你:干达罗摩斯迦不久后就会穿上衣服,勾引别的女人并发生关系,也开始吃饭喝粥了。也到各大寺庙去朝拜,因此而身败名裂而死。”
  过了不久,那位干达罗摩斯迦的结局果如我所言,善宿也对我的神通变化很是倾服,但是还是恶性难改。
  “在当时,还有一位裸形修道人名叫波梨子也住毗舍离,在那一带的名声也很响亮。他常常对人说:“那瞿昙是有智慧的人,我也不比他差。有智慧的人会根据他智慧的深浅来展现神通变化。如果瞿昙能够变现一个,我就变现两个,如果他变现四个,我就变现八个。反正不管他变现多少,我都双倍奉上。”
  那善宿听说后,急忙来到我身边把那波梨子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我听后微微一笑:“那波梨子如果不收回他的话语,不放下他的傲慢心,不修正他的错误见解,他不可能来到我的目前。如果他还是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就来到我的面前,他的脑袋就会破裂。”
  那善宿听完我的话,颇不以为然:“世尊。您可要记住您的这一番话。假如那波梨子依然还是那副态度变化形象来到您面前,那您就输了。”
  “善宿。你见过我打过妄语吗?”
  “到目前为止,我确实没有见过世尊打过妄语。对于波梨子的事情,世尊是如何知道的呢?是世尊的心知道的呢?还是哪一位天神告诉您的呢?”
  “善宿。波梨子的事我心早已知晓。前几天还有一位刚死后生天的将军前来拜访我也告诉了我这件事。他说:‘世尊。那波梨子是不懂得羞耻为何物的人。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前一段时间,他预言我将会堕入地狱,如今我得往生到忉利天为天神。可见那家伙真是个无耻汉,大骗子。”
  “这样吧,善宿。我明天将到毗舍离去化缘。吃完饭后在回精舍的时候顺便到波梨子林园去看看他。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去照会他一声让他知道。”
  “第二天,我上午化缘后来到那波梨子修行的林园,善宿连忙去到波梨子住处,当时波梨子住所中汇聚了当时所有的知名人士,善宿告诉他们:‘世尊已经来到林园了。波梨子这位大修行人可以为我们展现神通变化了。’在场的人也都有同样的认为。更有好事者纷纷派人到处呼朋唤友,短时间林园就有数千人前来观看这一场期待已久的神通变化。”
  “当时,那位裸形修行人波梨子听说有那么多人前来观看,特别是当地的达官贵人和名人雅士都汇聚一堂,不禁汗毛倒竖,冷汗直流,急忙慌慌张张地逃往另外一个名叫典睹迦孺普行者园。”
  在场的人们左等右等,一直不见波梨子的到来,便抽派人手到处寻访波梨子。有一位年轻人在往典睹迦孺普行者园的路上见到波梨子瘫坐在路边,便上前告知:朋友,您不是说佛的智慧神通变化不如您高深吗?您不是说他变化一个,您就变化两个吗?不管他变化多少,您都能够变化双倍的来展示吗?如今他已经快来到您的林园了,您那里已经有几千人在期待您去打败那位佛呢!快走吧。
  波梨子一边擦汗,一边应道:“好!好!我现在回去。”想站起身来,无奈身体已经软成一团,根本就无法站立起来。
  那人见到如此情景,连忙问到:“您怎么啦?您的的腿是被大地粘住了呢?还是大地粘住您的腿呢?”
  波梨子一边应道:“好!好!我现在回去。”一边试图站起身,可怎么也无法站起身来,徒然在地上挣扎。
  那年轻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丢下他径直回到林园,把刚才的情形告诉了在场的人们,又说道:“又是个说大话的人。还瞎吹什么神通变化?!还说要打败佛?!现在吓瘫在那路边根本上就无法起身。”
  当时,在场的有一位大官听说之后半信半疑,也来到波梨子的身边,果然一言不差,没有办法也只好回到了人群当中。有一群年轻人听说后,自告奋勇要去把波梨子请过来,实在是无法过来,抬也要把他抬来,可是折腾了老半天,那波梨子的身体像是被牢牢地粘住了大地一样,根本就无法移动半寸。
  当时,达孺跋提迦的门徒阇利也来到波梨子身边,一看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于是就跟波梨子讲述了一个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啊,有一只狮子兽王住在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崖洞里,它每天早上和黄昏都会走出山洞环视四周,然后吼叫三声。吼完后就来到草原去猎取最鲜嫩的动物,吃完最鲜嫩的肉后就回到山洞继续休息睡觉。那山林中也住着一只豺狗。平时也跟着狮子兽王享受一些残尽的肉食,倒也过得逍遥自在。有一天,那豺狗突发奇想:“狮子是动物,我也是动物,凭什么我就不能像狮子兽王一样生活。不行,狮子兽王的招数伎俩我都会,我也不妨来效仿他。”
  想到此处,那豺狗洋洋得意,自以为很了不起。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它便抖擞精神,站在山岗,学着兽王的模样也来个环视四周,再学着兽王大吼三声。那森林中的动物们一看是那豺狗在学着兽王的模样,全部都耻笑它不知道天高地厚。那豺狗恼羞成怒,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离了森林。
  波梨子,你跟那豺狗有什么区别呢?你是什么人,你的德行和操守赶得上天人师表的佛吗?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那波梨子被羞辱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嘴上却不认输:“那瞿昙有什么了不起?他的智慧本来就不如我,不行,我要去跟他比试比试。”边说边作无谓的挣扎想起身来,可怎么也无法起得身来。
  大众见他已经这样,仍然嘴硬毫不服输,便找来几条劲牛,准备连拉带扯把他拿到世尊面前去。可是连拉断好几根大绳都无法挪动分毫。无奈大众只好放弃那波梨子,回到林园听世尊讲经说法。
  跋伽婆!在那场法会中,我也展现神通,上升到虚空之中大放光明,那光明甚至让当时的太阳光都黯然失色。在场的人们都被我的开示感动,个个都拔出了烦恼之根,证得了各自的果位。虽然如此,善宿还是不能够醒悟,一直坚持自己的错误观点。
  跋伽婆!其实,我对世界的起源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也知道世界在还没有形成之前的状况。虽然我知道这些,但我不执着与它,所以才证得涅槃的境界。有些人宣扬世界是某些自在天神创造的,或者说是大梵天王创造的,我就问他们如何确认世界是那些天神创造的,个个都哑口无言。只好来请教我世界的真相。
  我就告诉他们:“经过长时间的运行之后,这个世界就会日见衰老,临将毁灭之前,这世界上所有的有情众生大部分都移居到光音天。光音天本身没有太阳和月亮,也没有其他的光明来源,那里的人们本身通体发出柔和明耀的光芒,在空中飞来飞去。那里的人们个个都有俊俏的面容,青春能够保持很久远的时间。经过很久远很久远的时间,这个世界的再一次形成,最先出现的是梵天宫。光音天的某一个天人的缘分已尽,他的福德果报有非常之大,他的神识就会移居到梵天宫殿。在宫殿里,一切物质都由他的意念而产生,也具有很大的神通,本身也通体放出大光明,能够自由往来各个天界(星球)。他的容貌在这个世界里是最庄严的。当时,世界刚刚形成,还没有什么众生来到这个世界,整个世界一片寂然。这位大梵天王孤独难耐,十分渴望有跟他一样的人来充实世界。在他的意念刚刚结束之后,当时空中就出现了很多从光音天来的天人,也由于他们的福报功德相当之大,也都投生到梵天王宫跟大梵天王在一起,他们的神通力和面容比大梵天王稍稍差一些。也通体发光,能够在空中自由飞行。”
  那最先来到梵天王宫的人想到:“我是梵天,大梵天王,是世界的征服者,没有一个人能够征服我,也没有哪一个人的能力能够超过我!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因为这些人类都是因我的意念而出生的,所以,我是他们的父亲。他们都是我创造的。”
  后来的这些人看到最先来到的人,都说:“那位比我们先到,他就是大梵天王。是他征服创造了整个世界,他是我们的父亲,我们的身体都是由他创造的。”
  那些比较早期出生的众生,寿命都很长远,容貌也都比较庄严,神通力也都比较大,后来出生的,无论是福报、功德,还是神通,都一个不如一个。也有些人来到这个世界,参禅入定,在定中观察到上述情况,就说这个世界是大梵天王创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大梵天王创造的。大梵天王是永久长存的,是不死的,不会坏灭的。我们这些的身体也都是他创造的。所以,他们就到处宣说这些观点。
  有一天,有一群婆罗门汇聚在一起讨论耽戏天起源的事情,我告诉他们:“有一个星球名叫耽戏天,那里的人民成天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整天唱歌跳舞作游戏,心意散乱,把已经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都忘记得一干二净。在那个星球福报享尽的人们神识投生到地球上来之后,部分人士由于出家禅定修道,有一定神通之后清楚就知道他的前生在耽戏天的所作所为,也清楚知道大梵天的人们从不游戏,一心正念,所以永远长存。耽戏天上的众生由于游戏人生,沉迷于歌舞音乐,心意常常不能够专心致志,所以才会堕落到这个世界中来。所以,你们认定的人类起源是在耽戏天啊。这个观点是不对的。”
  还有一些人类是分别从意乱天、 无想有情天等等各种天上天福享尽后堕落到人间。他们由于禅定的缘故知道了自己的来龙去脉,也都认定一切众生都来自于他们的天上,认定于世界是他们的主人创造的。
  跋伽婆啊,世界的起源和一切众生的来龙去脉的明了根本就无助于解决自身的生死根本问题。一旦了脱生死以后,很多事情也都迎刃而解啊。!
  跋伽婆以及在场的人们听说完佛的开示,欢欣鼓舞,依教奉行!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佛之缘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3051807号-7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  |  佛教论坛  |  佛教电影  |  佛教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