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陛宿经》白话文

佛经译文 | 发表时间:2012-11-10 | 作者:优婆塞盧荣章 [投稿]

  白话佛经
  陛宿经

  优婆塞盧荣章译
  这是迦葉尊者一次旅游时对话的记錄。当时他和五百位出家的同学,游行到拘萨羅国,渐近斯波酰婆羅门族的村庄,于是在村庄北部,一个名字尸舍婆树林中安顿下來。
  斯波酰村的面积广阔,天然地理环境很优美,人口众多,生活都很文明和快樂,庄主是婆羅门陛宿,他是一位哲学家,一向都宣扬断灭思想的,早期得到不少群众的拥载,拘萨羅国的波斯匿王,亦相信和拥护他,而且把斯波酰村奖赐,于是他便是村庄的主人。
  当迦葉尊者们抵达的消息传到村裡,群众都互相谈說到他:說他是长老中大阿羅汉,学问广博,智慧辩才都很好,能使人接近他的,都得到很大的喜樂。于是村裡便热闹起來,每天人们都不断前去亲近他。
  陛宿在他的高樓下望,見到这个情形,便向仆人查问,村民究竟做什么﹖这几天都連群结队,向树林方向走去。
  仆人說:我听說迦葉长老和五百出家的同学,到拘萨羅国旅游路过,这几天都在主人的尸舍婆树林裡休息。因为他在佛教中很有名望,很慈悲的接待他人,因此村民不断去見他,请他指导和解答不明白的事。
  陛宿吩咐仆人对村民說:你们不要急去見他,我立刻就下來和你们一齐前去,要知道迦葉是欺骗人?愚弄人的。他說有过去?现在?未來?和三世善惡果报,其实全部都是谎话。
  仆人立刻下樓赶上人群,把庄主的话重說一遍,村民听了便說,太好了,庄主和我们一齐去,我们自然会跟随他,我们行慢一点等他吧﹗
  那时陛宿已经下樓,命令驱車的仆人立刻起程,和村民一齐往树林方向走去。村民見到迦葉长者,有禮拜的,鞠躬的,合掌致意的,自我介绍的,默默致意的,然后一一坐下。
  婆羅门陛宿,对迦葉长老說,我想问你一些问题,要和你讨論,你有时间和我谈吗﹖
  迦葉回答說:随便问好了,我自然会答复的。
  以下便是迦葉长者和婆羅门陛宿的对话:
  陛宿:我要說的,就是过去?现在?未來,三世善惡果报都是没有的,你认同我吗﹖
  迦葉:我现在反问你,天上的太阳和月亮,是过去?现在或未來呢﹖是属于人间,还是属于天人呢﹖
  陛宿:太阳和月亮,是属于未來天人的,不是人间拥有。
  迦葉:据你所說,未來是肯定有了,善惡果报亦可以没有疑惑。
  陛宿:你虽說有未來和善惡果报,但我研究所得,一切都是没有的。
  迦葉:你根据些甚么研究,使你清楚没有过去?现在?未來和善惡果报呢﹖
  陛宿:我有一位亲人,他是知識分子,后來生病了,日深一日,我去探望他时,很清楚对他說:许多修道人,乃至我们婆羅门修士,都坚持他们的見解。大致上都认为,如果有人做了殺人?盗窃?和異性有不道德的行为?口中常搬弄是非?說谎话?離间他人?說诱惑色情等话,内心不断贪婪,嫉妒?見解不合情理的,身死之后,都会堕落地狱。我始终都不相信有这回事,因为从來没有死去的人回來,說他堕落地狱,如果有的话,我才会相信,你是我的亲人,过去的言行和思想,都和我所說的十种惡事一样,如果修行人们所說的是事实,那你死后一定堕落地狱的。我对三世善惡因果的问题,是对还是不对,就要靠你帮我一次忙,作个证明。如果是真的有这回事,就麻烦你尽快回來告知我,那我也会考虑他们所說的。迦葉﹗我这位亲人死后,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仍没有回來给我答复,他不单是我亲人,而且对我从來說真话的,答应了我却没有回來。因此我坚持一向指导他人断灭哲理是对的,根本没有三世善惡果报的事。
  迦葉:你是高级智識分子,希望能够在我說的譬喻,明白我要表达的道理。如果有一个坏人,常做作奸欺诈坏事,犯案累累,结果被公安拘捕,由于案情严重,又被收监,再游街示众,随即执行斩头刑罚。在行刑时,坏人哀言恳求行刑的人說:你给我一次机会吧﹗让我回去和家人话别,我立刻就回來接受刑罚,不会耽误很多时间的。陛宿,你的意見怎样,负责行刑的人会让他回去吗﹖
  陛宿:不可能让他回去的。
  迦葉:负责行刑的和坏人,都是现在活着的人,尚且不让坏人回去,何况你的亲人,罪惡淘天,死后定到地狱,地狱的惡鬼,凶悍成性,你亲人又不是和他们同類,纵使哀言恳求,给他一次机会,回來見你一面,然后立刻回去,你以为有机会吗﹖
  陛宿:不可能的。
  迦葉:由上面的譬喻,你会明白的,为什么要固执不合理的死后断灭的論调呢﹖
  陛宿:你的话說得不错,支持有未來的存在,但我仍是說没有的。
  迦葉:你还有什么理由,知道没有未來呢﹖
  弊宿:那当然是有理由,支持我几十年來的哲学思想,证明未來是没有的。
  迦葉:请你說來听好吗﹖
  陛宿:我又有一位亲人,在病重快死的时候,我去和他告别时說:所有修行人和婆羅门修士,都坚持他们的見解,說有未來,說人如果生时不殺人,不盗窃,和異性没有不道德行为,說话不搬弄是非?不說谎话?不離间他人,也不說诱惑色情等话,内心没贪婪?嫉妒,見解合乎情理,身死之后,便生天堂受樂。我是不相信的,因为从來没有死去的人再回來人间,如果有人回來作证,我才会相信。你是我的亲人,在生时十善俱备,如果修行人们說的话是对,死后生天堂是肯定的话,我对三世善惡因果論调的抉择,就要靠你证明來决定,如果你真的死后生天,就请你立刻回來告诉我呵﹗迦葉﹗他死多时,到现在还没有回來,他从來都没有失信于我的,由此可知,必定没有來生。
  迦葉:现在再說一个譬喻。希望你明白我的意見。譬如有一个人,失足跌落茅厕,整个身体都浸溺在粪便裡。幸运地被一位大慈善家经过发觉,吩咐仆人抽挽上來,用竹篦三次把全身刮个干净,再用洗澡的豆灰洗身,最后用香汤浸泡,喷上香水。由理发师,清洁头发,又重新沐浴,这样重复三次后,然后穿上细柔的衣服,给他珍馐百味,使他大饱口腹,再送他到华麗的娱樂场所,享受五官感觉的快樂。你想这个人还会想再回去跌下茅厕吗﹖
  陛宿:当然不会。茅厕臭秽,谁愿下去呢﹖
  迦葉:生天亦是一样。我们这个世间,臭秽不净。天堂距離我们百由旬?远远闻到人间的气息,难受的情度,远远超过跌入茅厕感受的。陛宿﹗你亲人十善具足,死后生天,五官享受无比的快樂,怎会回來这个人间的茅厕呢﹗
  陛宿:不会的。
  迦葉:从上面的譬喻,你应该明白的,为什么还固执自己不合理的論调。
  弊宿:你說得不错,但我仍不会放弃一向主张的論调。
  迦葉:你一定还有理由,支持一向主张的論调。
  陛宿:是的,你說得对。
  迦葉:又是什么理据呢﹖
  陛宿:我又有一位近亲,在病重将死的时候,要求和我相見,我对他說,修行人和婆羅门修士,都坚持他们的見解,說有來世善惡果报的,如果在世的时候,终生实践仁(不殺)?义(不盗窃)?禮(不和異性有不道德行为)?智(不饮酒及会导致神志不清的药物)?信(不說谎)五种守明。便可以往生忉利天上享樂。这些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因为我从未見过死去的人,回來說他现在生到天上。如果有人证明,是会改变我过去的信念,你是我近亲,又是终生受持五持的好人,如果修行人的话是真的,就必定生到忉利天。我这事就拜托你,如果你生天,就立刻给我一个讯息,那时我也许会改变过去的主张。迦葉﹗他死了多时,到现在仍没有出现过,我相信他不会不守承諾的﹔因此我仍不相信來世善惡困果的存在。
  迦葉:人间一百年,在天上不过是一日夜,天上亦同人间,三十日算一月,十二月算一年,而忉利天人,寿命千年那么长的。陛宿﹗你的亲人受持五戒,是应生到天上的,不过我相信他生天后,一定先要熟悉一下环境,总要三兩天吧﹗才回來向你报讯,到了他來的时候,试想能够見到你吗﹖
  陛宿:不可以的,我早就死了,怎可能等千年后和他相見。不过我不相信你的话,谁人告诉你,忉利天的寿命是这样计算。
  迦葉:我又說一个譬喻,给你參考反思。例如有一个人,生出來就是盲的,眼睛自然不能分别红?黄?藍?白?黑五种颜色,对象的长短?方圆?乃至粗细亦不能分别﹔天上的星星?月亮?太阳,和自然环境中高山?流水,同样一无所見。如果有人问他,五种颜色你喜欢哪一种颜色﹖盲人一定会說,那里有五种颜色。同样问他物件的形狀?粗细?乃至自然环境等事,他都同样答没有的。陛宿﹗盲人的答话,你說是正确吗﹖
  陛宿:他只說没有,那是不正确的。
  迦葉:你說得很对。因为世间现在的五种颜色?物体的长?短?方?圆?和自然环境一切都是实有的,但盲人說没有。陛宿﹗你和盲人一样,忉利天的寿命,是真实不虚的,你看不見,便說没有。
  陛宿:你的譬喻和例证虽說是有,但我仍然不相信的。
  迦葉:那你更有什么理由,知道是没有呢﹖
  陛宿:在属于我的斯波酰村中,曾有人做盗贼,结果被公安捕获,交由我來惩罚。我說:把他好好的绑缚,放在大镬中,上面盖上铁盖和用厚泥盖上,要密不通风,四周用人看守,然后用火去烧他。我的目的是要观察他的識神,会从哪裡出來,但看守他的人,一直都没有看到他的識神走出來,再开盖看他,也見不到他的識神存在尸体上,由这试验的结果知道,未來是没有的。
  迦葉:我再给你一些问题,你能作答就随意答复吧﹗陛宿﹗你住在重樓高阁上面,在睡眠休息的时候,有没有做梦,有没有梦見山河园林?河沼城市街巷的情景呢﹗
  陛宿:梦見过的。
  迦葉:当你睡眠做梦的时候,你的亲人有侍候你吗﹖
  陛宿:他们当然侍候我的。
  迦葉:你的亲人見到你的識神有没有離开?或进入身体﹖
  陛宿:没有人見过。
  迦葉:你现在还没有死,他人尚且不能見到你的識神,何况真的死去的人,怎可見到他的識神呢﹖你不可以眼前不能見到的事來作准的。陛宿﹗修行人晚上没有睡眠,精进勤力,没有丝毫松懈,专注心念在身心集中的方法,由此得到三昧的定力,和天人一样,在现前的肉眼中,能够透视其它的生命,生死往來,随自己过去的身口意运作,感受善惡的果报。你是不可以用污秽浑浊的眼睛,随现象所得,便断定没有未來世的。
  陛宿:你的譬喻好像說明一定有未來世的,但我所知所見,却是没有的。
  迦葉:你还有其它证据,知道没有來世吗﹖
  陛宿:当然有啦﹗
  迦葉:那是什么证据呢﹖
  陛宿:在我的斯波酰村中,又有一个盗贼,在犯案时被公安捕获,交由我來处决。我立刻把绑缚的人,命令刑吏生剥他的全身外皮,目的是试图找寻他的識神,但找不到。接着又命令刑吏将身上的肉全部割下來,亦是找不到。最后到身上剩下來的筋?脉和骨骼中间去寻找,同样找不到。结果将骨骼打碎,在骨髓中也是没有識神存在。这又是一次实验证明,没有來世的。
  迦葉:我给你說一个故事吧。过去不远的时候,有一个国家,不知被战争还是自然灾害的破坏,呈现成一个废墟,亦没有人居住。当时有五百位商人和他们的車队经过,就在废墟附近一个树林歇宿一夜,天亮时便全体離去。这树林裡有一位拜火教的修士居住的,他在商人们離开后,便前去视察露宿的营地。看看有什么物品遗下來。结果发现的不是物品,而是一个周岁大的小孩,孤独地呆坐在地上。修士心想,我怎可以忍心让这小孩留在这裡,我一定要把他带回去我住的地方,抚养他长大。结果这小孩便在修士养育中成长。在这孩子十岁的时候,修士因为有要事 ,要远行他处,臨行对孩子說:我要到远方办一些事,你就留在这裡看守着燃点的圣火,不要让火熄灭。如果火真的熄灭时,就用钻钻向木裡,到火花燃出的时候,就可以把圣火重新燃点,同时又吩咐其它起居的锁事,便離去了。当修士離去后,孩子因为再没有人看管他,便跑到外边终日嬉戏,看守圣火的事便忘记了。于是圣火也熄灭。等到他玩得疲倦不堪,跑回來的时候,見圣火已经熄灭,便愧惭对自已說:修士外出的时候,叫我好好守着圣火,我不过玩多半天,火便熄灭,怎样办呢﹖于是孩子用竹筒向圣火下的灰烬,不断地吹,但
  得不到火,再用利斧把许多木劈开,也得不到火,最后将劈开的木块,放进椿臼裡,把小木块椿成碎,亦没有火的影子。
  几天后,修士回來了,一見到孩子,便问他說:我吩咐你看守着燃点的圣火,大概火仍旧一样吧﹗孩子說:我那天在外面玩了半天,回來时火已经熄灭了。修士說:你还记得我教你取火的方法吗﹖孩子說:我知道你一向都是用木來取火的,因此便用利斧把木劈开,但没有火,再把劈开的木块斩成小块,火也没有,最后将小块的木放在椿臼里捣碎,亦没有火出來。修士没有說话,随即用钻钻向木头,到火花燃出的时倏,再放些小块木在上面,圣火便再燃亮。随着对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的孩子說:你是清楚見到我取火的经过,和我告知你的一样,要知道取火的方法只有这一个,其它的方法都是不能成功的。
  陛宿﹗你和故事中的孩子一样,不知到工作的方法去探索事物,把活的人活活剥皮害死,去试图寻找他的識神,认为是实验的证明。陛宿﹗我已经說过了,修行人昼夜都没有睡眠,精进勤力,没有丝毫懈怠,专注心念在身心集中的方法,由此得到三昧的定力,和天人一样,在现前的肉眼中,能够透视其它的生命,生死來往,随自己过去的身口意三方面的运作,感受善惡的果报,你是不可以用污秽混浊的眼睛,見到他人識神所趋向的地方,便断然說没有未來世的。
  陛宿:你的故事說得好像有未來世,但我所知所見的,仍是没有。
  迦葉:那你一定还有其它理据,說來听听吧﹗
  陛宿:这又是我的村裡发生的,有一个坏人犯案累累,给公安捉到,送來由我处理。我命令公安第一步将他挂在秤上,记錄下他的体重。第二步是取他的命,但是不准损伤他的皮肉,乃至毛发少许。公安们依我的话去做,结果坏人真的死去。我再吩咐公安,把死的人挂在秤上,记錄下死后的体重,结果尸体比活时的身体还要重啊﹗迦葉﹗坏人生时識神应在身上,他口中能說话,精神亦很活泼,但身体是比较轻的。死去的人,識神已经消灭,口不能說话,精神亦不再活动。在身体上反而更重。我根据这次试验证明没有未來世了。
  迦葉:现在有一个问题,请你表达一些意見,当人秤量铁块的时,在洪爐中的热铁?燃烧得光亮的时候,但重量比较轻,冷却后没有光彩?但同样体积的是重了一些,你以为事实对吗﹖
  陛宿:热的轻,冷的重。对的。
  迦葉:人亦像铁一样,活的时候,精神活泼,身重比死去精神不再活泼的尸体轻一些,这亦是必定有未來世的证明。
  陛宿:你的故事和比喻說有未來世,但我还有理据证明是没有。
  迦葉:那请你再說出來吧。
  陛宿:我族中又有一亲人,平常多做运动,一向都很健康。后來患上重病,危在旦夕﹔当我前往看他的时候,見他躺在床上,仰卧不能动,于是我对他的仆人說:你的主人平日爱做运动,怎可以老是躺着不动呢﹖你依我的话,把身体转向右面侧卧,给他做一些手脚屈伸的运动。我同时和他对话,接着把身体转向左面侧卧,同样做手脚屈伸运动和他說话。事后他便气绝死亡。我如上面一样,叫他的仆人再做我刚才吩咐做的事,但他手脚再不能屈伸运动,再不能和我說话了。这个试验,是我主张没有未來世有力的一种事实证明。
  迦葉:我用一个现实的比喻來說,过去有一个地方,从來没有贝壳樂器的,自然也从來没有听过吹贝壳的声响。刚好一位精通贝壳樂器师來到,便把身上携带的贝壳吹了三响,然后放它在地上。那时当地的人被贝声惊动,蜂涌前來围着吹贝的人,问他刚才发出三响哀愁?柔和清澈的樂声,是怎样一回事。贝樂师指着放置在地上的贝壳,說是它的声响。于是人人上前,有用手抚摸贝壳,请它再发声﹗但贝壳是没有音声回答。于是樂师捡起贝壳再吹,音声又再柔扬于空气中回荡。围着的人同时異口同声說:这美好的樂响不是贝壳的,是有人?有口?有气吹它,然后才出來的。人亦是一样,有生命?識神?呼吸,才能手脚活动,发出言语和五官运作的。没有生命?識神?呼吸,就是死尸一具。陛宿﹗你试验的结果,只能增长不正确的知識。为什么老是自寻烦恼呢﹖
  陛宿:我不能够放弃多年來的哲理,我一生都不辍试验和发挥它的价值,同时亦得到现实一切成果,你要我弃舍我现实的一切吗﹖我的财富?土地?信众?地位和声誉。
  迦葉:我再說一个简单的例子,由你自己去抉择吧﹗过去久远的时候,有一个地方,值遇自然环境的灾难,人民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境内村中有兩个青年,都是亲戚关系,为了照顾家人生活,便相约一起到村外采伐木条,作柴薪來换取金钱养家,因为采伐多时,他们附近的树也差不多砍光了,于是便到较远的地方去找机会。当他们发现地上到处都是干的麻草,便分头缚取,各得兩大绑,担起來向回程路去。绕过一条村,又发现许多用麻搓结的麻绳。聪明的张三說,麻绳市上可以出卖较有价值。于是放弃麻草,捡拾一担麻绳。懶动脑筋李四,他在亲人捡麻绳的时候,休息說:我的麻草系缚得好好一大担子,不会再去捡麻绳的。再经过一个小山,又发现许多弃置的麻布,轻细可以缝衣服,张三說:我们一齐來拾取麻布吧﹗于是解开绳索,将麻布缚了一大担。李四并没有动作,同时不耐烦地說:我的麻草早就系缚牢固,我不想放弃它。当张三打点好麻布后,又再一同上路去。张三行了片刻,又发现有弃置的线纱﹔于是马上放弃先取的麻布。重新缚束了线纱上路
  。李四喃喃自语,我总是要等你,捡了又舍,自己找麻烦,不然的话,我们早就到家了。这样继续赶路,张三先后再发现弃置的细软线布料?织锦?黄铜?白银?乃至黄金。张三每次都劝李四放弃麻草,舍取最有价值的物品,就算不要黄金,白银也是不错的。李四說:我的麻草
  拾取用了时间?不少气力和工夫,才把它系缚牢固一大担,我是不会弃舍的,你喜欢捡什么,就随你喜欢吧,难道你不觉得浪费时间气力吗﹖回家的时候,张三挑了一担黄金回來,全家人都兴高采烈欢迎他,于是全家皆大欢喜。李四挑着一担草回家,家人都没有表情,因为邻家张三取得的是黄金,和麻草有天渊分别的价值。李四内心非常惭愧,陛宿﹗你断灭思想的哲理,是邪惡不正确的,不要坚持着,使自己身心痛苦烦恼。如李四固执一样,取了麻草,連黄金也不要,虽然亦是经过一番艰苦,仍旧是贫穷,家人和你自己都不会快樂,忧苦地度日。
  陛宿:我是不能放弃我的哲理的,为什么呢﹖过去我把哲理教授国王?大臣?贵族?知識分子和大众,得到他们的认同,亦得到名誉?地位?物资上不少的回报,无人不知道我是断灭思想哲学的专家。
  迦葉:世间上有智慧的,他们都会从譬喻中領悟事物的真相,我再引述一个故事:过去有一国家,边疆的土地,非常荒芜,居住的人不多,而且食物贫乏。而邻国有千多位商人,刚巧经过那裡的时候,食水?谷米和柴薪都快用尽,于是开会商议,将大队分为前后兩队,物资亦各領一半,如果前队找到补给的机会,就尽快通知和接济后队。前队多年青人,他们便先出发。前行了一天,領队的看見有一巨大躯体的黑人,兩个眼睛红得似血盆一样。迎面而來,于是向他请问:你从什么地方來的﹖黑人說:我从前面不远的村庄來。領队再问:前面的村庄,有没有糧草和食水补给吗﹖黑人說:那裡食水和谷物都有,草木和这里一样的荒凉,生长不出來,不过,前几天下了大雨,沿途的草木又再生长了。你们不需要运载太多糧草赶路,只要些轻便的干糧,到前村便立刻可以补充的。当时領队和前队的商人开会,将刚才和黑人的谈话重說一遍,会后大家决定只携带商品和干糧,快马向前赶路。一日?二日?三日乃至七日,干糧食尽,仍没有村庄的影子,路上如路过的一般荒凉,结果前队的商人,都在筋疲力竭下,饿死在旷野中,尸体被野兽吃个干净。只余下白骨,散布在地上。
  后队的領队,領众前行,同样遇到黑人,于是请问他:你从什么地方來﹖黑人說:我从前面不远的村落來。領队再问:前面的村庄没有有糧草和食水补给呢﹖黑人同样回答了和前队領队一样的话,領队又问:你前來的时候,有遇到一队商人吗﹖黑人說:有,他们大概已经在前村安歇了,你们放弃了車上的糧草,快马赶路吧﹗領队和后队的商人开会,将刚才和黑人谈话重說一遍,有部分商人主张和前队一样,只带商
  品和干糧赶路,而另一部分商人,不同意在没有得到补给物资之前,放弃仅余的糧草,结果后者提议通过,携带所有继续向前进发。一日?二日?三日乃至七日,仍没有村庄的影子,最后見到的只有前队商人的骨骸和商品,狼藉散布在荒野。
  陛宿﹗血红眼睛的黑人,是一只惡鬼啊。过去追随你学习的,一世都在精神上受到困扰,就好像前队商人们遭遇一样,没有辨别能力,轻信他人的說话,丧身失命自食共果了。你应明白修行人,博学精勤,說的都是真话,接受他们教诲的,一生受用不尽,就如同后队商人的决议,没有遭遇到前队的厄运。你现在应该明白,放弃断灭主义的不正确見解,自己也便再没有烦恼。
  陛宿:你不要再劝谏我,使我很反感啊﹗我死也认同断灭主义哲理是对的﹗
  迦葉:你再听我一个故事好吧﹗从前有一个小国,在边疆的土地,非常荒凉,人民生活自然很困苦,那里有一户主人阿炳,喜欢畜养猪只,有一次到一无人的村落,看見地上有许多干粪,心里便想,这究竟从哪里來这么多干粪呢﹗我家裡的猪正好缺糧,那么我用草包一堆,顶戴回去不是好主意吗﹖于是立即拾取干草,包迭了一大堆,顶戴回家。在路了行了不久,突然下雨,雨势很大,顶戴的粪混合雨水流下來,由头到脚,浑身污秽。路上的人看見,異口同声地說:这人大概疯了,天晴顶戴干粪,已经臭气难受,现在下雨仍然不舍弃,全身粪浆,疯狂啊﹗疯狂啊﹗阿炳听到路人讥笑他,心中很气愤,大声向路人骂說:你们才是白痴,我家中的猪只饥饿,正等我回家喂饲,你们不知道事实,就笑我疯狂,你们是白痴。陛宿﹗你如果能舍掉过去不正确的思想执着,就不会再受精神上的不必要困扰,不然的话?就如同故事中阿炳一样,对他人的诃斥劝谏不理,反而惡口骂人,說他人不明白他的主意呢﹗
  陛宿:你们常說善有善报,死后能生天上。这不是生不如死吗﹖那么为什么不拿刀自殺?饮毒药死去呢﹖亦可以自己把手脚缚着,从高处跳下舍去生命,现在都贪生不肯自殺,可見死后是不能和生时比较的。
  迦葉:我听了你的话,想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你的村庄裡,过去曾经有一位婆羅门教修士的事吗﹖他身体很好,活到一百二十些,家中有兩个妻子,一个早生了儿子,另一个才怀娠。而修士那时便死去。生儿子的妇人对正在怀娠的說:家中所有财富,都属于我的,你不能占有少分。怀娠的妇人說:你等着吧﹗我快要分娩,如果生下男孩,我和你是平均财产,如果是女,就依从你的主张好了。已生儿子的长妇,再三逼迫快生娩的小妇,交出所有财物。而小妇人坚决要分娩后作决定,后來经不起长妇母子二人一再逼迫,于是做出了傻事,用利刀剖腹,证明胎中的小儿是男是女。陛宿﹗小妇人剖腹后死去,胎中的孩子也不能活,你也是一样。自害又要害人,当知修行人精勤不懈,一方面自己的益,又不断利益他人,他们在世间上,对社会和人類都有好处的。我现在最后对你忠告。你明白不正确思想所得到的结果。
  过去也是在你的斯波酰村中,有二位跑江湖卖艺的人,都是用吞玻璃球技术表演的,有一次在大众面前比赛,甲吞得比乙多而得胜。乙对甲說,今天算你暂胜,明天我是不会再败给你的﹔于是乙回家中把几颗用來比赛吞食的玻璃球涂上剧毒,凉干后放进球袋中,到天明要作最后决赛的时候,便拿出涂毒的玻璃球,让甲吞下去,甲方从没有想到乙方要害死他,便連续吞下几个,不到片刻,毒性发作,甲便呻吟倒地,乙对甲說:你以为你的技俩一定胜过我吗﹖我只是略施小技,在玻璃球涂上剧毒,便取胜你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察觉得到呢﹖
  陛宿﹗如果你永远不放弃?过去不正确的哲学观念,仍然坚持下去,就等同卖艺人甲方一样,吞下毒药而不自觉,自己毒害自己吧﹗
  陛宿诚恳地对迦葉說:尊者,你說第一个太阳和月亮的譬喻时,已经使我茅塞顿开,我所以继续坚持自己的見解,是希望从你的辩才和智慧,使我信念更加牢固吧﹗我愿意依止你,归敬你。
  迦葉:你不用归敬我,依止我,你应该和我一样,依止归敬伟大的佛陀,他是人類的大导师。
  陛宿:我不知伟大的佛陀,他现在什么地方呢﹖
  迦葉:佛陀刚好几个月前入灭了。
  陛宿:如果佛陀仍在世间,不管他在多远的地方,我都一定前去依止和归敬的,现在知道佛陀已经入灭,那我就依止归敬入灭的佛陀?和教育我们的法则?还有你们依遵佛陀修行的僧侣。尊者﹗让我在佛教中?作为一位在家的信徒吧﹗从今天开始,直到生命结束,我会遵从佛陀指导我们?世间的道德标准─仁?义?禮?智?信生活下去。同时为世间上所有的人,给与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
  迦葉:你說为世间上的人,给予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都是善事好事,不过你履行佛陀世间道德标准时,要很清楚道德的涵义,例如仁,就是不殺。如果一方面行善,又去殺人,或对僮仆们打骂,所做的善事,也是得不到善果报的。犹如在荒凉满布荆棘的旷野,你要种植亦是一无所得,相反的,你明白仁不单是外态仁慈,而且不殺人?不对僮仆打骂,用喜悦的心情,不是为了名誉地位去做善事,就好像在肥沃的土地种植,决定可以收获美满的。
  陛宿:尊者﹗我会遵照你的說话去行善的,不单只行仁是这样,其它四种我都会同样了解里面的涵义去做。
  当是站在陛宿身旁的一位婆羅门族青年,他是管家,陛宿对管家說:我想立刻就举行一次无遮大会,用物质给与到会的人,你去为我准备一切吧﹗于是管家依主人吩咐,一如过去举行无遮大会,准备同样的物品,办好的时候,咒愿說:希望主人今世和來世,都得不到好报。
  当时陛宿隐约听到管家的话,便抽着管家问,话是不是他說的。
  管家:不错,是我說的,你现在已经是佛教信众,但无遮大会的物品,都和过去一样,粗涩不清洁,而且食物多是快要变坏的东西,生活过得去的人,見到尚不肯用手去接触,何况当作食品咽食,用这些供养依止归敬依遵佛陀修行的僧侣,他们当然会接受,给一般人都吃不下去的东西,这样怎能得到未來的善报﹖
  陛宿:管家,从今天起,就把我所吃的,穿的,同样拿到无遮大会去,和前來的人结缘。
  管家立刻去备办上好的饮食,细软的衣物,供给修行人和到会大众。陛宿信仰佛教不久,就死去了,生在欲界天中?最下层四天王天中,后來他管家死后,反而生到较高一层的忉利天上,这是后來的事。
  那时,在场大众听到陛宿和迦葉的对话,和他在接受佛教后的改变,都产生大大的喜悦,亦有许多人跟着信仰佛教。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佛之缘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3051807号-7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  |  佛教论坛  |  佛教电影  |  佛教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