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灯指因缘经》白话文

佛经译文 | 发表时间:2013-06-25 | 作者:网络 [投稿]

  灯指因缘经
  若有人在殊胜福田上播种了少量的善,那么他将在人间、天界享受快乐,以致将来得着涅槃。所以智慧的人,应当勤习内心,修行汇集善业。福田是什么?福田指的就是佛。佛身光明,如同融化的黄金浇聚而成。佛以功德和智慧,装点自己。佛获得了圆满具足的眼睛,善能观察众生的诸多感官。世间黑暗,佛为此作灯,照耀光明。众生愚痴,佛为此成为众生亲近的善友。一切的良善,佛全都齐备,佛的名称普被传播听闻。释迦牟尼世尊,被众人皈依。所以人间和天界,应当至心修习福报,修习者无一不获得回报。
  昔日佛在王舍城。王舍城四周,围绕着五座山。王舍城位于摩伽陀国的最中心位置。这国都城内,街道、巷里宽广,宫殿规模气势宏大。台阁楼观装饰美丽。殿堂房间华丽奇妙,高窗敞亮。建筑物四周围着栏杆,又有上好的园林水池,甚是让人喜爱。池水清净,水温适宜。池水经由水渠,再次回流,浇注在水池中。园林幽静,树木枝条密集,花朵果实繁茂。树冠遮蔽着日月,风吹入花林,散发出奇妙的香气。那香气芬芳浓郁,飘散在四周,遍布王舍城。许多有殊胜智慧,行为清净的人(不沾染男女事),都以此地为庄严的胜地。他们对这里,心生喜乐,从远方前来,云集于此。
  那时,王舍城的主人是阿阇世王。阿阇世王身披光明,以正道教化人民。他的名声,闻名遐迩,被众人所归。阿阇世王以正法治理国家,国中因此多有修习良善的人。国力充足,人民富裕、安隐快乐。
  那时,王舍城中有一位长者,他家财巨富,仓储充盈有余,就如同 毗沙门天王一般。只是那长者没有后代,他为此祷告祭祀天神、地神,祈求能有个儿子。不久,长者妻子感觉有了身孕。十月满后,生下一个男婴。这婴儿缘于在前世中,曾经的福因,所以在初生那日,便有一个指头,放出大光明,光明照耀十里远。
  男孩父母心生欢喜,他们召集来亲族和相师们,摆设大会,要为儿子取名。因为男孩手指会放光,所以取名 灯指。许多前来集会的人,目睹了男婴的异相后,都惊叹未曾见过有这事。
  那时,在集会中有位婆罗门,名叫 婆修。婆修读过四部围陀经(婆罗门教),博闻多知,事事无不通晓。他看见男孩容姿相貌,非常奇特,便含笑说:“这小孩或许是那罗延天之子、或许是释提桓因之子、或许是太阳之子。大德天界,前来降生凡间了。” 孩子父母听到这话后,倍加欢喜。他们摆设布施大会,在七日七夜中,布施作福。受布施之人,展转相传,以致举国闻知。都知道长者得了个有福的儿子。称颂之声,传到了国王耳中。
  国王听到这消息后,即下令将孩儿带来。长者领受旨意,随即抱着孩儿前去国王宫门那里。那时,国王正在宴会,现场表演着歌舞,所以无人通报,长者也就不得前入。长者小儿手指放出的光明,彻照宫殿,光明大起。那光明照耀在国王身上以及宫殿楼观上,一切物都呈现出金色。那光明遍照王宫内,如同清澈的大水充满宫殿。国王奇怪,问道:“这光明从何而来,怎么忽然照耀我的宫殿?不会是世尊想要教化众生,到我殿门口来了吧?或者,不会是大德天界的释提桓因之子、太阳之子等降凡而来吧?” 国王随即派遣人,去门外察看。使者去后,回来禀告国王:“刚才大王要召唤的小孩,现在门外。这小孩的手搭在乳母肩上,手指放出光明,彻照而来,所以有这光相。” 国王下令使者:“速速将小儿带来。”
  国王见到小儿后,深深诧异。他摆弄着小儿的手,观察这小儿的手相。细细察看后,说道:“外道六师宣称没有因果,实在欺骗迷惑人。如果没有因果,为何这小儿生来便容貌超绝?从手指放出光明这事来看,就知道存在因果。外道师辈们陷害误导,使众生坠落去恶道。可以肯定,这个小儿不是自在天的化生,也不是天神或地神。他是自然而有的。必然是缘于前世的福,才获得这善报。我现在才知道,佛的话真是诚实不虚。佛说世间是由种种业报形成的。一切众生看见了报应,却不知道修福,何其怪哉?” 国王又说道:“现在还未能核实此事。这手指放出的光明照耀,或是因为太阳光。我定要试验一番,等到半夜,就都知道了”
  到了傍晚,男孩被放在大象身上,行进在前。国王带领着群臣,一起进入园中。园林被小儿手指光照耀,幽暗变成大光明。观看园中的鸟兽花果,与白天无异。国王看见这些后,赞叹道:“佛所说的,何其真实奇妙。我现在对因果道理,生起大坚固信心。深深鄙视外道六师,甚是愚昧昏迷。” 国王由此对佛,倍生敬仰之心。
  那时,耆婆(大医王)对国王说:“佛在经典中说,若有人不能看见业力,便会有吝啬和贪心。因为看见了业力,所以吝啬和贪心便永远熄灭。今日看见灯指有这福报。假设令这孩子穷困,就算财物消耗殆尽,但因为曾经修过的善业,即使今世不作福德,也会再富饶起来。” 说完这话不久,天就蒙蒙亮了。灯指被带回王宫。国王甚是欢喜,大赐珍宝给孩儿家,并放回了家。
  灯指渐渐长大成人。父亲长者,要为灯指选一个和自己门第相等的女子,娉娶为妻子。长者不但富庶,而且礼节、教育兼备。长者家门和睦融洽,资产转盛。人有兴盛的时候,也有衰败的时候。有在一起的时候,也有离别的时候。长者夫妇俩,在一时间都丧亡了。如同日落,光辉隐隐退去。又如同太阳升起,月光不现。如同火烧成了灰烬,炽盛的火焰永远熄灭。如同强健、身相好看的人,被病征损坏了身体。如同少壮之年的人,被老迈侵蚀。珍爱的生命,被死亡夺走。
  灯指父母去世后,灯指的生活状况渐渐下降。这位灯指因为年少,长期享受着富裕安逸,不知道守护家业。他结交恶友,随心放纵,沉迷于酒色,用钱挥霍无度。家中仓储积蓄无人料理,如同月亮,盈满则亏,家业辗转间损失减少。
  那时,国家有个规定,每年要在般舟山这里集会,举办大会。那时,灯指身穿奢靡的服饰,带领着装扮漂亮的歌舞队伍,准备前往国王那里。到了那大会处,会众看见灯指的这番场面,无不敬重称好。那时,人众酣畅共饮,欢欣娱乐正合心意。钟鼓竞相响起,弦音歌声普作。人众欢舞在平地上,嬉戏在原野中。娱乐之音,震动弥盖着山谷。
  后来,群贼知道灯指前去参加大会,还没有回来。便窥探这个空挡,前往他家中,劫掠钱财。灯指所有一切,尽都被偷走。灯指傍晚回去,看见自己家中被贼劫掠一空,只剩下木石砖瓦等。他见到这番情形,气闷昏绝,倒在地上。旁人用水洒他,方才醒过来。灯指忧愁地啼哭着,心想:“我父亲从过去以来,四处忙于各种适宜事务,兴建治理家业,辛劳积攒。仓库中的财宝,是父亲的所为。父母生育了我,希望能把家业交付给我。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能继承父业了。我游手好闲、懒惰,为人又喜欢欺陵他人。父亲留下的财产,在一个白天中就丧失了。仓库空虚,畜生和财产全都散去。看看这个家,就只剩下我一人。我身上戴的璎珞,乘的车马,当去交换食物,以济急须。” 灯指用完了身上的一切,又不知道当怎么办好。
  正当那时,灯指手指的光明也灭去了。妻子因为厌恶他贫贱,便弃他而去。仆人们也逃失而散。亲里亲戚和他断绝来往。连向来和他感情极好的人,也反目成仇。他们看见灯指变得贫穷,恐怕来乞讨索取什么,所以反过来对他生起嗔怒心。妻子尚且弃自己而去,何况其他人呢?要知道贫穷,可比地狱。贫穷之人,苟且偷生,与死没什么两样。先前习惯了富裕享乐,如今极度不幸穷困,失去了依靠。就连寄宿的地方也没有。
  灯指甚是忧心忡忡,愁苦的毒痛,煎熬着自己。美丽光彩的外形衰落,容色明显憔悴。身体瘦弱,饥渴消瘦,眼睛凹陷。骨关节支撑着身体,薄皮缠裹着骨头,筋脉暴出。头发蓬乱,手脚指尖细,肤色苍白,全身皮肤粗糙龟裂。他没有衣裳,呆在粪秽中。靠捡来的粗陋物,连在一起,方才遮盖下体。他赤裸着四体,躺卧在粪堆中,也没有什么东西铺垫。
  昔日的亲友们,看见灯指,装作不认识。他一条巷接着一条巷地乞食,犹如一只饥饿的乌鸦。他来到知心好友那里,想乞讨些食物。但守门人却阻拦着,不去理睬。灯指等候在门口,找到机会便溜进去,却又被含羞赶出来。房屋主人出来,想要鞭打他。灯指低头弯腰,一再向好友谢罪。房屋主人轻蔑灯指,连头都不回。或也有昔日好友让其进屋。由于轻贱他的缘故,既不和他说话,也不给他敷座。他们捞一点点饮食,扔在器皿中,也得不到饱足。
  当时,那国中凡有娶妻、生子、剃发的,都要摆设宴会。灯指前去那些会中,望着残食乞讨着。主人因为轻贱他,也不招呼他赐坐。他们驱赶他走。灯指再三索求必须物,却只是得了点少量余残。他和奴仆们共用一个器皿。灯指自念:“奇怪,奇怪,我今日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贫贱孤独到了这般地步?” 灯指自言自语道:“现在的我,灵魂糊涂迷失方向,心智失去了认识力。不知现在的我,本应这样,或还将承受其他身报。我遭受的辛苦和悲痛,真是世间无二。好比树林中没有花,众蜂远离。好比霜打的草叶,自然枯萎卷缩。好比干枯的水池,鸿雁不游在其中。好比被火烧过的丛林,糜鹿不向往。好比田中的苗被砍尽,无人拾取。今日我陷入贫困中,若是再去述说过去那些富裕享乐的事,也只是虚谈,有谁会相信呢?
  世人甚多,却没有了解我的人。由于我的贫穷,所以走投无路。好比旷野被火焚烧,人不喜乐。好比枯萎的树,没有树荫,无人前来投靠遮荫。好比苗被冰雹、冰霜打过,丢弃不再收取。好比有毒蛇的房间,人都远离。好比含毒的食物,没人品尝。好比空荡荡的坟地,无人向往。好比肮脏的厕所,臭秽物盈集。好比刽子手,被人厌恶轻贱。好比常行偷盗的贼,被人猜疑。
  我也是这样,所去之处,动作中总受人讥讽和嫌弃。无论谈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过错。即使对人说好话,也被人否认。 即使造作善业,也被人鄙视。 动作灵巧敏捷吧,被人嫌弃太随便浮躁。 举止舒缓吧,被人说成手脚笨重。 赞叹他人吧,被说成献媚。 不称赞他人吧,又被加罪说成诽谤,说这个贫穷人,常没好话。 教授他人知识吧,被说成欺诈虚伪,称:这个老家伙,强装自己有文化。 若是多和人说几句吧,被说成多嘴。 沉默寡言吧,被说成装深沉。 直话直说吧,被说成粗野。 为他人着想吧,又被说成献媚。 若常亲近人吧,被说成迷幻他人。若不亲近人吧,又被说成骄横怪诞。 顺着他人说吧,被说成用诡诈博取他人心意。 不顺着他人说吧,又被说成自顾自。 委曲求全吧,被人骂成下贱。 不委屈自己吧,被说成穷人还是挺自私的。 稍微放开自己吧,被说成愚痴,不懂得拘束和顾忌。 控制约束自己吧,被说成粗笨,什么都不懂,假装端正。 欢喜安乐吧,被说成嚣张,样子好像精神失常的人。 忧愁凄惨吧,被说成像毒虫一样,本初就没有欢喜心。 听到他人所说的不够详尽,为其解释经论意思吧,被数落: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命,愚昧人来代替智慧人了,真是受够了。 听后默然不语吧,被说成愚蠢顽固,不懂真理。 若说了些不当的话,被说成不相信罪福因果。 向人索取什么吧,被说成得了不当得的,不知廉耻。 不索取什么吧,被说成现在虽然不求,期望以后能得到更多。 引用经书内容吧,被说成装作聪明。 语句朴素吧,又被人嫌弃口舌笨拙。 公正论事实吧,被说成强辩。 私底下谈论正法吧,被说成谄媚。 穿着新衣吧,被说成假借服饰装点自己。 穿鄙陋的衣服吧,又被说成懦弱、寒微、低贱。 吃多了吧,被说成竟然饿成这样,这么贪吃。 吃少了吧,被说成明明是饿的,偏要装清廉。 谈论经文内容吧,被说成显示自己有文化,反衬我们见识浅陋。 不谈论经文吧,被说成愚痴没文化,可以让他去放牛。 述说过去的事业吧,被说成还夸奖罪业,自我荣誉。 闭口默默不语吧,被说成资历浅薄。 贫穷的人们啊,不论你们是走过来、向前进、还是停留在原地,或者被说成低着头,或者被说成仰着头。不管怎样,尽都是过错。
  而富贵的人呢,不论他做什么不合规矩的事,都没有过错。所有行为,都被称之为‘作为’,都能够获得认可。贫穷的人,就好像站立着的尸体、鬼魂,被一切人畏惧。 就好像遇到了必死的病,难以疗治。 就好像在旷野的绝险处,没有水草。 就好像掉在大海里,淹没在洪流中。 就好像噎住了喉咙,透不过气。 就好像眼睛长了白内障,不知去哪里。 就好像厚重的垢秽,难以洗掉。 又好像怨家们在一起,虽然同吃同穿,却舍不掉坏心眼。 好像夏季,井水暴涨,人掉在井里断了气。 好像陷在深深的泥潭中,不能出来。 又好像山中爆发大水,水流疾,折断漂走了树木。 贫穷人也是这样,多有艰难。
  贫穷又能毁坏掉壮年人的美好形象、气力,能毁坏名声、种族门户,能毁坏掉智慧、持戒、布施,惭愧、仁义、发自信念的行为、勇武、意志。这些全都能毁坏。贫穷又能生出饥饿、寒冷、怨恨、轻浮、心胸狭隘、忧愁、悲痛怨愤、埋怨、背负罪恶。这一切的苦都是来自于贫穷。就好像有各种物品隐藏着。贫穷之下隐藏的,是多多的种种身心苦恼。
  富贵的人,有好的威德。富贵人姿态容貌从容,心胸气度宽广。富贵人竞相学习礼仪。他们能生出智慧和勇气,增长家业。富贵人的眷属们,互相和气谦让。他们的好名声远播。”
  灯指又心想:“我今日贫苦困厄,世间少有。” 灯指正想要舍身离世,却又不能自杀。当用何种办法,救济自己存留于世呢? 灯指又想:“世人鄙视的事,没有比抗尸体更差的了。这差事虽然不好,但不会让我在后世中受苦。如果去作其他事情,或去杀生,或作其他不好事情的话,我还是请求去扛尸体。”
  当时有个人,听到灯指说这话,就雇用他去抗尸体。灯指接受,径直跟去,听从吩咐,抗着死人来到坟地。正想要扔掉死尸,死人忽然抱住灯指,就好像小孩抱住父母。死人忽然捉住灯指不放,灯指用尽力气脱身,但怎么也甩不掉。死人黏贴着灯指的背脊,好像胶住了,不能脱离。不论灯指是撞还是推,死人都不离开他。灯指甚是害怕,他自言自语道:“我今天背着这个死人,到哪里去存活?” 灯指随即前往旃陀罗村,说道:“谁能除掉我背上的死尸,我将重重酬劳他。” 旃陀罗诸村民们,一起使出了全力,去拉那死尸,但死尸也不肯离去。其他人看见这场面,骂灯指道:“精神失常的人,你干什么啊?怎么背个死尸,到人住的村落来?” 他们争相拿棍杖石头,去扔他打他。灯指身体受伤,痛苦和恐惧聚到心头。
  有人怜愍灯指,带他去城那边。他们于是来到城门。到了城门下,守门人拦着打他,不让他靠近城门。“这是多傻的人啊,竟然背着个死尸,想要进城来。” 灯指看见自己身体,被好多木棍打得皮开肉绽,甚是懊恼。他发声大哭,说道:“我正是为了吃饭,才作这被人看不起的差事。今天怎么忽然又遭此大苦?由于我贫困,所以不能选择工作。我为了能从这卑贱的工作中,赚点钱,养活自己。如何一个白天,又遭遇了苦毒。我宁愿作其他事情去死,也不要背个死尸活着。” 灯指一边哭,一边说道。那时,守门人从心底深处,生起了怜愍心,放他回家。灯指回到了自己家徒四壁的房中。先前和灯指一同乞讨,又住在一起的贫穷人,远远看见他背着个死尸,全都舍他而去。
  灯指回到屋中,尸体自己掉在了地上。灯指那时越发的惊慌害怕,他气闷昏绝,倒在了地上。过了很久,才醒过来。他顺着死尸看,只见死人的手指纯是黄金。灯指虽然仍旧害怕,但看见是上好的黄金,即向前观看,尝试着用刀去割。验证后,确认是真金。灯指得着金子,心生欢喜。他又剪下死人的头、脖子、手足。剪下后,尸体这些部位随即又重新长上。须臾之间,金头金手金足堆积起来超过了人。好似国王失去了国土,又回到本位。好似盲人的眼睛睁开,看得清清楚楚。好似久久思念着女子,得以与她交欢。好似学禅之人,忽然在真道中证得果位。灯指心生欢喜,也是这样。他库藏的珍宝,加倍胜过先前。威德和名誉,超过往日。不论是亲里朋友,还是妻子奴仆,所有先前跟随的人,都回到身边。
  灯指感叹道:“呜呼,奇怪啊。富裕有大力,能使世人归来得这么快。呜呼,奇怪啊。贫穷有大力,能使与我亲近的人,这么快舍弃我。我先前贫穷时,一向和我亲昵的人,都和我一刀两段,终无一人和我说话。今日所有人都景仰侍奉我,对我合掌恭敬。就好像自己投生成帝释,勇力如罗摩神,知见如天师(佛)。 但只要没有了钱,就哪儿也站立不起来。富裕人,不去追究他是否愚昧,都称之为好人。其实真是不懂,人只要获得了智慧,也就得着了勇敢和强健。名声大的人,虽然再丑陋、再老迈,也有少壮的妇女,陪伴在身边快乐。”
  阿阇世王听说灯指又富裕如前,便派遣人来取他的宝贝。使者取走的,尽是死人尸体。使者将死人扔回屋中,却看见是真金。灯指知道知阿阇世王想要这宝贝,即将金头、金手、金足奉献给大王。大王(使者)得着了宝贝,便带着它回了宫。使者走后,灯指这般思想,他说偈言道:
  五欲极其容易躁动,如同闪电、如同毒蛇和毒虫。荣华享乐不久就要停止,届时就会生起厌恶心。
  灯指随即将珍宝施舍给人众。他在佛法中,出家求道,精勤修习,得着了阿罗汉果位。灯指虽然在真道中,得着了果位,但这个宝贝尸体,却常常跟随着他。
  比丘问佛:“灯指比丘是什么因缘,从生下以来,有放出光明的手指。又是什么因缘,遭受这贫困。又是什么因缘,有这个宝贝尸体,常常跟随着他。” 佛告比丘:“一心认真听,我将为你们演说,灯指在前世中的因缘。灯指比丘在过往古世,出生在波罗奈国的一个大长者家中。他在小孩时,有一次乘车在外,因为贪玩晚回来了。那时,家中门户已经关闭。他大唤开门,却无人回应。良久之后,母亲前来为儿子开门。儿子嗔怒,怒骂母亲:‘一家人都去抗死人啦?有贼来偷窃啊?为何没人来给我开门?’因为这个业缘,所以他死后堕入地狱。缘于地狱中还有余留果报,所以投生回到人世后,遭受了这贫困。
  再为你们说说,手指发光的因缘和尸体宝贝的因缘。在过去九十一劫时,有尊佛,名叫毗婆尸。那佛入涅槃后,佛法住世。灯指那时是大长者,他的家中很是富裕。大长者前往塔寺,恭敬礼拜。看见有尊泥像的手指破落了,便去修补那手指。他用金薄去修补那泥像手指。修治后,随即发愿心道:‘我用香花歌舞供养、修补佛像,缘于此功德,愿往生在天上、人间,并常得着尊豪富贵。如果有所缺失,随即得以恢复。使我在佛法中,出家得道。’ 灯指因为修补佛像手指,得着这手指光明以及聚集一身的死尸宝贝。灯指因为恶口,从地狱出离后,得贫穷果报。”
  佛说这部《灯指因缘经》时,诸天界群生散出众多天花,表演起天界歌舞。供养完后,便回到了天宫。
  灯指缘于曾经为佛像,种下少许福德,便获得这般福报。他甚至到涅槃,也保持这般形像(指头放光)。何况是供养如来的法身呢?若有人能在佛法中,依照所说的修行,这功德不可限量。若有人想往生到天人中,去享受诸多快乐,应当至心听法。灯指缘于恶口,遭受了大苦报。所以应当畏惧众多苦痛,远离恶口,远离诸多不善业。
  由此可见,一切世人的荣华富贵,都不足以贪恋。对人天众中的尊贵,不应心生喜乐。
  要知道,贫穷是大痛苦的积聚。要断除贫穷,不要吝啬贪心啊。这部经中讲说的贫穷人,甚是大苦。
您可能喜欢: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佛之缘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3051807号-7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  |  佛教论坛  |  佛教电影  |  佛教音乐